中华孝心网,把孝心寄回家!
足球365bet打水

孝心鞋

特别推荐

当前位置:首页孝道故事

孝道故事
  • 许世友六跪慈母

    作者:管理员 时间:2017-04-17

    0

  • 许世友上将是我国的开国元勋,战场上豪气万丈,攻无不克;生活中老将军同样为世人谱写了一曲人间真情歌,尤其是将军"六跪慈母"的孝举更是世间人之楷模。

     

    一跪救护幺妹

    1905年2月28日,许世友诞生在河南信阳市新县田铺乡河铺村许家洼,原名许仕友,乳名有德、三伢子,字汉禹,法号永祥。

    许世友13岁那年,父亲许存仁在贫病交加中离开了人世。父亲临终前把母亲叫到床边,指着最小的女儿说:"为了全家十几张嘴,就把幺妹送人吧,也好换来几个活命钱……"

   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,两个人贩子拿着五块大洋来领幺妹,恰好被刚从田里回来的许世友碰上。当他弄清怎么回事之后,一把从人贩子手里拉回幺妹,然后"扑通"一声跪在娘面前,哭着说:"娘,幺妹还小,不能把她送进火坑啊,俺姊弟八人中要是一定要卖一个的话,那就卖我吧!"

    儿子的话犹如一把利剑穿进母亲的心,许母流着眼泪,拉起跪在地上的许世友,悲伤地说:"孩子,起来吧,娘向你保证,以后就是饿死,全家人也要死在一块儿!"

     

    二跪累母受难

    1926年,许世友在王树声的带领下参加了革命,1927年率领部队参加了着名的"黄麻起义"。也就从这时开始,许世友成了"清乡团"搜捕的主要对象。

    "抓不住许世友,就拿他娘是问!""清乡团"的头目高喊着。

    许母心里明白,三儿子和二儿子(许仕胜)都参加了革命,"清乡团"决不会放过她们一家的。于是,许母带着全家老小躲进了深山。几天之后,许母下山打探消息,恰巧被进村搜捕的"清乡团"碰上,土匪不由分说,捆绑起许母,逼问许世友的下落。许母咬紧牙,一个字不说。土匪恼羞成怒,皮鞭雨点般地抽在许母的身上、脸上。

    许世友听说母亲被抓,顿时怒火中烧,他掏出笔,唰唰写了几行字,令人送给"清乡团"头目李静轩。李静轩匆匆看完落款为"炮队队长许世友"的短信,知道许世友就在附近,顿时吓得脸色苍白,慑于炮队的威力,他暗中请许世友的三叔作保,就把许母放了。

    许世友惦念母亲,连夜赶回去探望,当他在三舅家看到母亲的时候,未及问候,便双膝下跪:"娘,不孝的儿子连累你受苦了。"说完,孩子般地扑进母亲怀抱,失声痛哭起来。深明大义的母亲抚摸着儿子的头,平静地说:"孩子,不要哭了,娘虽不懂什么,却知道你干的是救穷人的好事,娘不拦你。"接着母亲告诉他,他的妻子朱锡民已经"有"了,再过几个月,他的孩子就要出世了。许世友听罢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。他来不及多说,匆匆告别母亲,踏上了征程。

     

    三跪怜母辛苦

    一次,部队在战斗胜利结束之后,王树声等领导下令部队整编,而整编的地点离将军老家许家洼不算太远。一天,王树声把许世友叫到跟前,笑着说:"你该回去看看大妈和你的媳妇,还有你那未见面的小伢子了。"许世友双脚一并,向领导行了一个军礼,转身向许家洼方向跑去。

    一路上,许世友边走边想:"母亲苦了大半辈子,现在抱孙子了,她老人家可该高兴高兴了。"

    哪知,当他到自己的家门口时,刹时呆住了:五、六间房屋已被烧光,残垣断壁间,搭起了两座低矮的草棚。他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这时,母亲正从院墙外向院内走来,许世友紧走几步,上前抓住母亲的手,哽咽着说:"娘,您老人家受苦了。"说着,便跪在了母亲脚下。

    母亲拉起儿子的手,像小时候一样为他擦去眼泪,只字不提自己的苦,只向儿子报喜讯:"因为世道黑暗,你的儿子小名叫黑伢;又因为希望咱家平安无事,先生给取学名叫许大安"(1949年,许世友和夫人田普为许大安改名为许光)。许世友正和母亲说话间,妻子朱锡民抱着孩子从娘家回来了。许世友赶紧迎上去,一边问候妻子,一边接过小黑伢亲了又亲。母亲在一旁看着,笑了,妻子也笑了。母亲和妻子的笑容,许世友多少年之后仍记忆深刻。

     

    四跪辞别老母

    1932年10月上旬,红四方面军西迁之前,正向麻城县的西张店集结,这时许世友已经升为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。许世友率部队出发,部队在离许家洼不远的西张店村扎营,细心的十二师师长陈赓再次安排许世友回家看看。

    到家后,母亲与儿子面对面地坐着,儿子关切地询问母亲的身体情况,母亲则急切地想知道儿子在部队的情况。许世友像个听话的小学生,扳着指头向母亲细数了自己在部队的情况,由于怕母亲伤心,他隐瞒了二哥许仕胜被张国焘假借"肃反"名义杀害的消息。

    一家相聚总是匆匆。天快亮的时候,许世友来到母亲床前,轻轻地喊道:"娘,我该走了,您老就不用起来了。"

    哪知母亲披衣下床,把一手巾兜鸡蛋塞到许世友手里:"儿啊,娘下半夜就把鸡蛋给你煮好了,带着路上吃。"

    "娘,我年轻力壮的,用不上这个,还是留着给娘补补身子吧!"许世友把鸡蛋塞到母亲手里。

    母亲不由分说,解开儿子的衣扣,把鸡蛋塞进儿子怀里,重新把扣子扣好。儿子要走了,母亲为儿子拉拉领角,拽拽袖口,又把手伸到儿子袖筒里摸摸棉袄的厚薄。

    此时无声胜有声,许世友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扑簌簌掉下来。透过泪眼,望着母亲那满头的白发,想想二哥的不幸和四弟(许世友四弟在家得绞肠痧病逝)的夭折,再想想母亲的孤单及以后孤儿寡母的艰难,许世友禁不住哭出声来:"娘,做儿的不孝,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家受苦,我读过私塾,懂得应该孝敬父母,但是……"许世友难过地低下了头。

    "孩子,娘不怪你,娘虽然不识字,可娘懂得,大丈夫尽忠不能尽孝。娘愿意让你去尽忠,尽孝只为我一个人,尽忠是为咱普天下的穷人哪!等打跑了白狗子,还怕没有好日子过"。母亲说完,便催他快赶路。

    母亲的深明大义越发令儿子心里难过了,在即将迈出大门的时候,许世友忽然转过身,流着泪喊道:"娘啊,儿这一走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您老就受儿一拜吧!"说着,便跪在了地上,像是对母亲说话,又像是对着大地发誓:"我许世友活着为国尽忠,死后为娘尽孝;活着不能伺候娘,死后定要埋在娘身边,日日夜夜陪伴娘。"说完,站起来为母亲擦去眼泪,理理头发,然后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许世友怎么也没有想到,与老母亲这一别,待母子再次相见,已是17年之后的事情了。

     

    五跪求母原谅

    1949年,山东刚解放,许世友已是山东军区司令员。他本打算回老家探望老母亲,可是新的任务又容不得他脱身。无奈,将军只好让大儿子许光回新县老家把母亲接来。

    在母亲即将到来的这一天,将军提前处理完身边的事务,一门心思地专等母亲的到来。当大儿子黑伢扶着奶奶从吉普车里走出来的时候,将军却如雕塑般地"定"住了。这就是娘吗?满头的白发,腰身也弯曲得直不起来了,连走路都有点颤巍巍的。岁月无情,娘老了!

    许世友叫了一声:"娘!……",不顾一切地扑上去,紧紧握住母亲那双干瘦的手,随后当着数十名官兵的面,泪如泉涌,"扑通"跪在了地上。

    "孩子,我终于见到你了!"母亲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儿子的双肩,稍顷,母亲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心疼地说:"孩子,快起来,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部下跪我一个老太婆!" 许世友却说:"我当再大的官,还是娘的儿,您老就让我多跪会儿吧,这样我心里好受些!"

    "孩子,你也变样了,要是在路上,我还真认不出你呢。"

    "娘,我实在脱不开身回来看您,您老人家不会生我的气吧?"

    将军和亲娘,就这样一个跪着,一个俯着身子,构成了一尊人间永恒至美的"孝子与慈母"的雕塑。

    在场的官兵和将军的妻子田普,都被这凝重的画面感动得流出了眼泪。这一次,将军并未实现长伴母亲的夙愿。勤劳的母亲过不惯清闲的生活,在城里住了不到一个月,又回到生活她养她的大别山老家。

     

    六跪死守母坟

    1952年春天,许世友思母心切,请假后起程返家。他一进村,就孩子似的叫喊着:"娘,娘,我回来看您了。"当听乡亲们说母亲上山砍柴去了,将军转身向村前那条熟悉的小路跑去,匆匆起来的将军看到一位白发苍苍,一身褴褛,灰白的乱发犹如一堆乱草窝,脚上穿着露出脚趾的破棉鞋,身上背着一捆柴,许世友马上快步跑过去,接过母亲背上的柴草,抑制不住内心的愧疚与酸楚,"扑通"一声,跪倒在母亲面前,说:"娘,您这么大年纪了还上山砍柴,儿心里实在难过啊!"直到母亲答应再也不去砍柴了,许世友才起身。

    回乡期间,许世友一直住在自己的家中,尽可能地陪伴母亲,令他感动的是深明大义的母亲反过来劝他:"孩子啊,自古以来,忠孝不能两全,你要以国家为重,不要老惦记着我。"因自己身居要位无法亲手侍母,许世友便让长子许光,从北海舰队军官回老家,任新县人武部参谋,代他照顾老人。

    1959年,已是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又一次回家,许母已经作古。许世友跪在母亲的坟边,一边流泪,喃喃自语:"娘,忠孝难全,你老人家健在时我未能服侍你,我死后,一定来为你守坟。"

    1985年10月22日16时57分,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八病区告别了尘世,享年80岁,11月9日归葬于家乡河南新县许家洼的万紫山麓,长眠于慈母身边。许世友故居右边的一片平地中央,屹立着一尊许世友将军半身石雕像,雕像两侧一幅石刻对联,就是对许将军一生的高度概括和评价:"戎马英名垂青史,孝母懿德写华章。" 

    (徐志敏  搜集整理)

  • 上一页:张恨水乱世孝母
  • 下一页:毛泽东深情祭母
关闭
友情链接
中华孝心网
联系地址:浙江省青田经济开发区格瑞斯工业园
总机电话:0578-6855666
E-mail:grace.mail@163.com
传真:0578-6858758
网址:www.zhonghuaxiaoxin.com

技术支持:联科科技

Copyright ? 2017 中华孝心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17024500号-1

公共信息安
全网络监察

经营性网站
备案信息

不良信息
举报中心

中国文明网
传播文明